Featured Stories
  • 实兆远州议员办公室楼下的电话线惨遭割破 (曼绒 19日讯) 木威区国会议员拿督倪可汉盼望警方可以拿出对付赌博机的办事效率来执法,拔本塞源解决电话线偷窃案的问题。 也是实兆远州议员的倪可汉说,电话线偷窃案频密地发生使到曼绒县许多地区都面临电话无法拨出和无法上网的问题,而且情况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他也指出,他不但接获许多民众投诉有关课题,其实兆远州议员办公室也深受其害,在短短一个月里面临三次电话和网络断线问题,马电讯(TM)维修人员往往需时三天至一星期来抢修,使到服务中心工作人员在维修期间无法顺利执行任务。 倪可汉说,曾被认为是无法解决的非法赌博机难题,最近在总警长丹斯里阿布巴卡一声令下,国内许多马机中心遭到扫荡,非法赌博机场所更是绝迹于曼绒县内。倪氏指出,既然警方有能力解决比电话线盗窃案更为严重的非法赌博机问题,警方也理应善用资源,调动政治部警员去收集情报,明查暗访根源性解决此项问题。他也希望新官上任的曼绒警区主任再然助理总监关注这项课题,毕竟在这资讯时代无法拨打电话和上网将会为商家带来损失。 另外,倪可汉也接获马电讯内部职员向他投诉有股政治势力正拦阻该公司把传统电话线转换成光纤电缆(Fiber Optic)。他解释说,盗贼所窥觎的传统电话线里的铜线值钱是造成电话线偷窃的主因,光纤电缆虽然成本稍贵但里边没有铜线所以马电讯想以此原因根本解决问题,但遭到提供铜线给马电讯的朋党公司阻拦,背后的政治势力之大造成2014年头的转换计划胎死腹中。倪可汉将会把这项课题带入国会,质询通讯与多媒体部长拿督斯里阿末沙比里的意见。    

    盼警方拿出对付赌博机态度对付电话线盗窃案,倪可汉质疑政治势力拦阻转换成光纤电缆

    实兆远州议员办公室楼下的电话线惨遭割破 (曼绒 19日讯) 木威区国会议员拿督倪可汉盼望警方可以拿出对付赌博机的办事效率来执法,拔本塞源解决电话线偷窃案的问题。 也是实兆远州议员的倪可汉说,电话线偷窃案频密地发生使到曼绒县许多地区都面临电话无法拨出和无法上网的问题,而且情况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他也指出,他不但接获许多民众投诉有关课题,其实兆远州议员办公室也深受其害,在短短一个月里面临三次电话和网络断线问题,马电讯(TM)维修人员往往需时三天至一星期来抢修,使到服务中心工作人员在维修期间无法顺利执行任务。 倪可汉说,曾被认为是无法解决的非法赌博机难题,最近在总警长丹斯里阿布巴卡一声令下,国内许多马机中心遭到扫荡,非法赌博机场所更是绝迹于曼绒县内。倪氏指出,既然警方有能力解决比电话线盗窃案更为严重的非法赌博机问题,警方也理应善用资源,调动政治部警员去收集情报,明查暗访根源性解决此项问题。他也希望新官上任的曼绒警区主任再然助理总监关注这项课题,毕竟在这资讯时代无法拨打电话和上网将会为商家带来损失。 另外,倪可汉也接获马电讯内部职员向他投诉有股政治势力正拦阻该公司把传统电话线转换成光纤电缆(Fiber Optic)。他解释说,盗贼所窥觎的传统电话线里的铜线值钱是造成电话线偷窃的主因,光纤电缆虽然成本稍贵但里边没有铜线所以马电讯想以此原因根本解决问题,但遭到提供铜线给马电讯的朋党公司阻拦,背后的政治势力之大造成2014年头的转换计划胎死腹中。倪可汉将会把这项课题带入国会,质询通讯与多媒体部长拿督斯里阿末沙比里的意见。    

  • 班台区州议员黄渼沄于2014年11月18日于班台发表文告:     我在3月份的州议会辩论时指出森林被盗伐的事件,州政府也表示的确发生盗伐事件,并已指示当局采取行动;在8月份的州议会书面提问,我提问在霹雳州范围内的森林保留地, 从2009年至今总共发生多少宗的非法砍伐案,并且详细列明有关地点、面积和被盗伐的树木种类。 有多少宗案件已经被判决并提供详细的资料 当局将会或者已经采取什么方式来保护及修复这些森林资产。   根据州议会的答复,从2009年至2014年8月,共有4宗被记录的森林盗伐案件;其中3宗发生在曼绒近打县森林(Daerah Kinta Manjung),1宗则发生在江沙县森林。总体被盗伐的面积无法有详细的统计,至少超过2公顷,被砍伐的都是树桐及硬木。(参考州议会答复第一个列表。) 4宗案件中,仅有一宗发生在2013年在昔加里的永久森林保留地的盗伐案件完成法庭审讯,在2013年11月13日下判1名本地人及3名外籍人士坐牢3年。其余的3宗案件,发生在2010年的案件嫌犯不认罪要求再审,每人以25000零吉保外。另外2宗案件则已经完成调查,等待副检察官的指示。(参考州议会答复第二个列表) 我对于当局对盗伐事件采取行动表示赞赏,严厉谴责为了一己私利而大肆砍伐森林的人,把属于人民的公共财产占为己有,甚至危害公众安全。但是同时也要追问另外的案件何时才会控上庭?没有被记录在案的盗伐案究竟有多少? 另外,有关地区被盗伐后,森林局何时才要开始重新植树以避免泥土流失?尤其是在雨季,更是增添了泥土松散造成的崩塌风险。除了森林保留地,还有多个采石厂造成的光秃山区,当局有何修复计划? 位于班台十二碑的昔加里永久森林保留地在森林局的划分区中,属于近打曼绒县。这个县区的覆盖范围从班台丹绒布隆(Tanjung Burung)、丹绒汉都(Tanjung Hantu) 、昔加里海龟培育中心周围、敦嘉山(Gunung Tunggal)、红土坎、邦咯岛等地,还延伸包括甘榜牙也(Kg Gajah)、巴力(Parit)、金宝至怡保近打山区;而昔加里的永久森林保留地本身就占地4450.43公顷,一直以来为这一个地区保留了丰厚的森林资产,包括各种树木及动植物,同时也是这个地区良好的水量储存区。 […]

    永久森林保留地被盗伐至今仍没有修复,是否要等待类似金马仑山泥崩塌事件发生后才愿意采取行动补救?

    班台区州议员黄渼沄于2014年11月18日于班台发表文告:     我在3月份的州议会辩论时指出森林被盗伐的事件,州政府也表示的确发生盗伐事件,并已指示当局采取行动;在8月份的州议会书面提问,我提问在霹雳州范围内的森林保留地, 从2009年至今总共发生多少宗的非法砍伐案,并且详细列明有关地点、面积和被盗伐的树木种类。 有多少宗案件已经被判决并提供详细的资料 当局将会或者已经采取什么方式来保护及修复这些森林资产。   根据州议会的答复,从2009年至2014年8月,共有4宗被记录的森林盗伐案件;其中3宗发生在曼绒近打县森林(Daerah Kinta Manjung),1宗则发生在江沙县森林。总体被盗伐的面积无法有详细的统计,至少超过2公顷,被砍伐的都是树桐及硬木。(参考州议会答复第一个列表。) 4宗案件中,仅有一宗发生在2013年在昔加里的永久森林保留地的盗伐案件完成法庭审讯,在2013年11月13日下判1名本地人及3名外籍人士坐牢3年。其余的3宗案件,发生在2010年的案件嫌犯不认罪要求再审,每人以25000零吉保外。另外2宗案件则已经完成调查,等待副检察官的指示。(参考州议会答复第二个列表) 我对于当局对盗伐事件采取行动表示赞赏,严厉谴责为了一己私利而大肆砍伐森林的人,把属于人民的公共财产占为己有,甚至危害公众安全。但是同时也要追问另外的案件何时才会控上庭?没有被记录在案的盗伐案究竟有多少? 另外,有关地区被盗伐后,森林局何时才要开始重新植树以避免泥土流失?尤其是在雨季,更是增添了泥土松散造成的崩塌风险。除了森林保留地,还有多个采石厂造成的光秃山区,当局有何修复计划? 位于班台十二碑的昔加里永久森林保留地在森林局的划分区中,属于近打曼绒县。这个县区的覆盖范围从班台丹绒布隆(Tanjung Burung)、丹绒汉都(Tanjung Hantu) 、昔加里海龟培育中心周围、敦嘉山(Gunung Tunggal)、红土坎、邦咯岛等地,还延伸包括甘榜牙也(Kg Gajah)、巴力(Parit)、金宝至怡保近打山区;而昔加里的永久森林保留地本身就占地4450.43公顷,一直以来为这一个地区保留了丰厚的森林资产,包括各种树木及动植物,同时也是这个地区良好的水量储存区。 […]

  • (图):倪可敏(前排中)呼吁旅游部纠正一个大马美食展开倒车措施。左为谢保恒等。 (怡保15日讯) 霹雳州民主行动党主席倪可敏今天呼吁政府句勿扼杀我国多元优势论旅游部主办的一个大马美食展沦为货不对办的「一个清真食品展」。 也是太平区国会议员的倪氏今天针对旅游部秘书长拿督黄宏炳宣布该部的一个大马美食展将不会售卖非清真食品的言论召开记者会斥责该部愚蠢与开倒车。 倪可敏指出,"一个大马美食展"的对象是外国游客、而多元文化正是我国在国际舞台的竞争优势,旅游部限定美食展只限售卖淸真食品,这种把食物扯上宗教的做法极度愚蠢,必须即刻纠正。 倪可敏说,"一个大马美食展已办了五年,过去非清真食品不是课题,为何现在反成了大问题?" 倪氏指出,旅游部今年耗费髙达12亿元去向外国人推销「大马—亚洲魅力所在」(Malaysia, truly Asia), 可是如今美食展却禁卖非清真食品,这种开倒车的做法只是在为我国旅游业"倒米",旅游部长拿督纳兹里有责任去纠正这种失去理智的行为。 倪可敏指出,我国在竞争激烈的全球旅游业的定位为「亚洲魅力所在」(Truly Asia), 不是「真正清真」(Truly Halal), 旅游部竟连本身定位都搞不清楚还谈什么全球十大旅游国宏愿? 他说,行动党坚信多元、开放、自由是旅游业繁荣的基石,他呼吁该部部长在下周国会总结预算案时能宣布废除开倒车的措施以免我国旅游业前景蒙尘。 倪可敏今日在主持甲巴央火箭服务队会客日时召开记者会如此表示。出席者包括特别助理谢保恒及总部行政助理萧利华等人。

    一个大马美食展沦为「一个清真」 倪可敏斥旅游部愚蠢

    (图):倪可敏(前排中)呼吁旅游部纠正一个大马美食展开倒车措施。左为谢保恒等。 (怡保15日讯) 霹雳州民主行动党主席倪可敏今天呼吁政府句勿扼杀我国多元优势论旅游部主办的一个大马美食展沦为货不对办的「一个清真食品展」。 也是太平区国会议员的倪氏今天针对旅游部秘书长拿督黄宏炳宣布该部的一个大马美食展将不会售卖非清真食品的言论召开记者会斥责该部愚蠢与开倒车。 倪可敏指出,"一个大马美食展"的对象是外国游客、而多元文化正是我国在国际舞台的竞争优势,旅游部限定美食展只限售卖淸真食品,这种把食物扯上宗教的做法极度愚蠢,必须即刻纠正。 倪可敏说,"一个大马美食展已办了五年,过去非清真食品不是课题,为何现在反成了大问题?" 倪氏指出,旅游部今年耗费髙达12亿元去向外国人推销「大马—亚洲魅力所在」(Malaysia, truly Asia), 可是如今美食展却禁卖非清真食品,这种开倒车的做法只是在为我国旅游业"倒米",旅游部长拿督纳兹里有责任去纠正这种失去理智的行为。 倪可敏指出,我国在竞争激烈的全球旅游业的定位为「亚洲魅力所在」(Truly Asia), 不是「真正清真」(Truly Halal), 旅游部竟连本身定位都搞不清楚还谈什么全球十大旅游国宏愿? 他说,行动党坚信多元、开放、自由是旅游业繁荣的基石,他呼吁该部部长在下周国会总结预算案时能宣布废除开倒车的措施以免我国旅游业前景蒙尘。 倪可敏今日在主持甲巴央火箭服务队会客日时召开记者会如此表示。出席者包括特别助理谢保恒及总部行政助理萧利华等人。

  • 霹雳州德彬丁宜区州议员黄文标于2014年11月14日(星期五)的新闻稿:   黄文标(左)与行动党德彬丁宜区服务团员赵丕富展示陆路交通局可以接受较小斜体字幕Putrajaya和Satria车牌,应该公平对待其它车牌。   (怡保14日讯)霹雳州行动党宣传局针对近期陆路交通部全国取缔违规车牌、闪光灯(Strobe)和高强度放射灯(HID)一时一样的立场加上执法人员不清楚汽车配备乱开传票的举动,指责交通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和陆路交通部应该对此时对我国所有交通使用者道歉,并取消之前相关的传票。 霹雳州行动党宣传部秘书兼德彬丁宜区州议员黄文标,表示副交通部长拿督阿都阿兹和警方承认汽车墨镜和车牌规格根本不是交通意外和犯罪无直接关系,只要原因是要“方便”执法者开三万。所以在国民正面对经济低迷时刻还要刻意刁难以及不环保方式把原好的车牌和墨镜换掉,是无法让人接受。   他表示政府是滥用减低交通意外理由,非但没有好好善用人民纳税钱来提升道路如路面,清楚的告示牌,增加缺乏路灯的地区,实行旧车回收报废计划和减低车税来让人民享有更高素质的车等等。多年来所收到的客观传票收入,但却没有改革性的改善我国交通弊病,只是听取大马道路安全研究院总监黄绍文保守角度的意见。   他指出当局表示70英尺能够看清楚的距离,简直一个画蛇添足来掩盖本身的过失加逃避民怨沸腾的方式。而且执法人员不懂得LED白天日行灯与闪光灯(Strobe)和高强度放射灯(HID)的区别就对付车主。这些例子可显示执法部队不专业的一面。加上交通部可以准许布城车牌PUTRAJAYA的字眼可以较小的斜体字幕,这是否也是规格有问题,根本不成立场来对付其它字体的车主?   他建议政府应该先提升我国的道路安全情况,对于我国大部分车祸是因不负责任驾驶态度所造成的问题,当局不应该贪方便,把焦点锁在这部分人士。毕竟我国的执法部队人数不少而且还拥有先进的仪器,根本不成理由来每天想出各种不合情理捷径来刁难拿全民来开刀,而且现在摆明要人民出钱让他们“方便”来赚取传票的收入。    

    交通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和陆路交通部应该为车牌乱局只是为了“方便”执法人员来开“三万”向人民道歉

    霹雳州德彬丁宜区州议员黄文标于2014年11月14日(星期五)的新闻稿:   黄文标(左)与行动党德彬丁宜区服务团员赵丕富展示陆路交通局可以接受较小斜体字幕Putrajaya和Satria车牌,应该公平对待其它车牌。   (怡保14日讯)霹雳州行动党宣传局针对近期陆路交通部全国取缔违规车牌、闪光灯(Strobe)和高强度放射灯(HID)一时一样的立场加上执法人员不清楚汽车配备乱开传票的举动,指责交通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和陆路交通部应该对此时对我国所有交通使用者道歉,并取消之前相关的传票。 霹雳州行动党宣传部秘书兼德彬丁宜区州议员黄文标,表示副交通部长拿督阿都阿兹和警方承认汽车墨镜和车牌规格根本不是交通意外和犯罪无直接关系,只要原因是要“方便”执法者开三万。所以在国民正面对经济低迷时刻还要刻意刁难以及不环保方式把原好的车牌和墨镜换掉,是无法让人接受。   他表示政府是滥用减低交通意外理由,非但没有好好善用人民纳税钱来提升道路如路面,清楚的告示牌,增加缺乏路灯的地区,实行旧车回收报废计划和减低车税来让人民享有更高素质的车等等。多年来所收到的客观传票收入,但却没有改革性的改善我国交通弊病,只是听取大马道路安全研究院总监黄绍文保守角度的意见。   他指出当局表示70英尺能够看清楚的距离,简直一个画蛇添足来掩盖本身的过失加逃避民怨沸腾的方式。而且执法人员不懂得LED白天日行灯与闪光灯(Strobe)和高强度放射灯(HID)的区别就对付车主。这些例子可显示执法部队不专业的一面。加上交通部可以准许布城车牌PUTRAJAYA的字眼可以较小的斜体字幕,这是否也是规格有问题,根本不成立场来对付其它字体的车主?   他建议政府应该先提升我国的道路安全情况,对于我国大部分车祸是因不负责任驾驶态度所造成的问题,当局不应该贪方便,把焦点锁在这部分人士。毕竟我国的执法部队人数不少而且还拥有先进的仪器,根本不成理由来每天想出各种不合情理捷径来刁难拿全民来开刀,而且现在摆明要人民出钱让他们“方便”来赚取传票的收入。